宝书网 > 都市小说 > 首尔的月亮(韩娱np) > 黑暗时刻
    今天在南韩出道
    “你换个地方住吧?”
    朴善花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这样惊慌失措的样子,怎么会突然要赶她走呢?她以为自己的生活已经安定下来,她离开这里还能去哪呢?
    吴在雨低着头看不到表情,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和我一起住吧。”
    她没有回答,他忍不住抬起头,善花笑着眼泪却是流了满面。他不会安慰,往她碗里夹了块肉。
    没有婚纱,没有婚礼,她穿着那条他送的白色裙子,两个人在领了证件之后第一次在外面吃了顿饭。这就是结婚了,这个人就是她要相守一生的人了。
    “没关系的,你真打就行。”
    对于敬业的刘亚仁来说是最大的一个挑战就是家暴戏份,之后大多数都会用拍摄技巧来假打。可是这一场扇耳光的戏,崔灿宇要拉到近景,想要好的效果几乎不能作假。他害怕自己一投入进去就会下手太狠。
    “真的没关系,如果你打得太重我后面还可以不用化妆了!”
    崔灿宇自从刘亚仁进组就乐得清闲不管她了,几乎两个人的合作都是他们自己商量出来的,之前还锱铢必较的导演一夜间就变成了放养模式。
    刘亚仁不知道崔灿宇之前是什么样的,崔莺儿却是真的解放了,刘亚仁也很专业但怎么也不会像崔灿宇那样一点面子都不给的骂她。
    “放心吧,我真的没事!”
    从今天一开始准备的时候崔莺儿就一直给他做心理安慰,她甚至要求不要用技巧的收力就做最真实的。
    这个姑娘是有受虐倾向吗?
    “快点过来……”
    “浪费我的时间就是谋财害命!”
    崔莺儿接过导演的下半句,这句话已经成了他最标志的句子。几乎全剧组都会模仿,但要论最像的,还得数崔莺儿。
    崔灿宇看着她那张饱含了嫌弃和不耐烦再带一丝丝不屑与他如出一辙的表情就气不打一处来。
    “今天戏份要是搞砸了我绝对放不过你。”
    是一场床戏。
    崔灿宇对于描绘情欲的偏好一直是隐晦的。
    “只有在看不清的时候看到的情欲才是最迷人的。”
    崔莺儿恍然大悟地点头,其实她没懂。
    可是刘亚仁懂了。
    一张吱吱呀呀的木床,旁边还围着一群工作人员在帮忙摇床。虽然穿的严严实实,她还是羞红了脸。
    镜头只拍摄两个人胸部以上的样子,崔莺儿因为害羞而红透的双颊正好可以被理解为情欲的潮红。刘亚仁的大手将她的手腕锁在头顶之上,她咬着下唇默默承受着这一切。
    “哼……哈……”
    刘亚仁逼真的喘息更让她窘迫,她扭过头去脑子里乱乱的。
    要不要回应一下,可是好害羞啊,不回应的话又很假,她可不想再来一条了。
    “快一点……嗯”
    因为她妖精一般让人骨头都酥掉的声音刘亚仁和吴在雨一起睁大了眼睛。他答应了她的要求,甚至掐住了她的脖子。崔莺儿有轻微的呼吸不畅,她心跳的更快有些慌了,这是剧本里没有的啊?虽然她刚才也是即兴的表演,但她也害怕两个人的即兴会真的惹怒导演。
    不一会儿刘亚仁就闷哼出声,崔莺儿不知道这么快就结束也赶紧娇吟一声配合。
    “cut!”
    她已经在做再来一条的准备没想到崔灿宇却难得的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崔莺儿才感觉到刘亚仁还在喘息着,自己只用躺着,他应该真的挺累吧。她同情地看过去,刘亚仁却以最快的速度背过了身。
    嗯?怎么会这样?不过这也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吧,要理解,要理解。
    “那个,你要不要休息一下,解决……”
    他迅速点头,瞬间溜走了。崔灿宇有些抓不到头脑,这是怎么了?崔莺儿得意的小脑袋一晃一晃的,果然,她在喜欢女人的那些人眼中还是很有魅力的。
    刘亚仁一个人坐在初春微冷的风里穿着t恤还喝着冰水,想要把心里和身体的燥热压下去。可是耳边还一直反复播放崔莺儿那句“快一点”。
    不过接下来这个“快一点”就彻底给他喊回魂了。
    “还不快点过来!浪费我的时间就是谋财害命!”
    这回是正版崔灿宇的怒吼了。
    投入投入,他是敬业的演员。
    “你不是处女吗?”
    朴善花还没有从刚才的高潮中回过神来,吴在雨看着她的身下发出了来自深渊最冰冷的声音。
    她好像还没反应过来,涣散的眼睛转了过去,吴在雨有跨坐在她身上,这次却不是因为情欲。
    他又快又狠的扇了一巴掌,朴善花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他好像也愣住,不过一会儿就解冻了。
    “第一个男人是谁?”
    他每提一个问就以同样强劲的力度扇一巴掌。凭什么他是第一次而她不是?凭什么他只爱过她而她不是?吴在雨心里对她占有的欲望淹没了所有理智。
    “你是谁?”
    “你是做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