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书网 > 都市小说 > 以心献计 > 33搅局
    钟鼎避而不谈的事在一星期后被推到了闻一面前。
    课间,闻一作为课代表,去年级组办公室交随堂测验,进门时才看到岑煦也在,他站二班班主任办公桌前,两手背身后,站姿规矩,偶尔颔首。二班的老班边喝着茶边跟他说着话。
    闻一收回视线,来到与他隔着两张桌子的办公桌旁,把手上抱着的试卷轻轻搁到桌面,提醒埋头备课的班主任,“武老师。上节课的随堂测验卷子。”
    “嗯嗯好,谢谢你。”
    武老师头也没抬,而他放在边上的手机这会儿亮起,震动,发出细微的声音。他仍旧没任何反应,备课太过投入,没注意。闻一往动静方向扫了眼,提醒他:“老师,有电话。”
    “啊。”武老师如梦初醒,拿起手机看,眉心拢起,胸膛提了气,鼻息则舒气,这期间还捏捏山根,不忘挥手让闻一先出去,接起时疲惫的口吻立刻换下。
    闻一思衬着要下楼去上体育课,全程没往岑煦那边儿看,以至于没注意到他这边谈话也已结束,人跟她一样的步伐走到门边,身影覆盖过来时闻一才回神,抬头看他,他也低下头。
    而后,闻一避开,站到一侧,将出口让给他。
    “你先吧。”
    她让开位子他便走,一句话没说。这态度让闻一愣了愣,随后想起来,她自个儿把对方惹恼的,有这态度也怨不得谁。
    办公室在二楼,闻一朝下走,发现人站在楼梯平台那儿没离开,插着兜靠墙边,见着她下来,也没任何反应。闻一不解,以为他在等谁,慢慢踱步靠近楼梯口,走过岑煦身旁就要下楼,而也就在她手即将扶上扶手时被他拉过,整个人随即转了一圈被带回去,两人一起贴到了墙面。
    “有没有点眼力见?没听着人在楼下谈大事儿?”
    闻一两只手交迭,岑煦边低声说,边从后将她手扣在身前禁锢着,令她动弹不得。
    这一过程中脑后扎得松垮的低马尾散开,皮筋儿不知道掉在哪,闻一皱眉回头瞪他,手臂使力摆动着挣扎,让他别抓着自己。
    而后一楼楼梯旁的动静吸引她注意力了,一开始只有女孩儿的声音,像在控诉,话语里情绪激动,一长串的说着,楼道里风大,闻一无意要听,是这人一直在身后箍着她的手,她忽视不了当下环境。
    女生尾音落下,几秒后,一道耳熟的声音响起:“我知道······你说的我都懂,只是我真的有我自己的苦衷。”
    “我不相信你!”这道女声闻一也熟,只是暂时还没想起来,到底是谁,她疑惑。楼下还没吵完,“你知道贴吧里都怎么说你女朋友的吗?你怎么喜欢这样的人!”
    “我没有喜欢她。”男生应着,似乎是有难以启齿的理由,“我知道上边怎么说的,这事你先暂时别看了,我有我的原因,但是不能告诉你。”
    闻一身后的桎梏在这时松开,她也随即肘部抵上岑煦的腹部借力直起身不再挨着他,听到了,底下的对话全听到了,闻一回头看他,岑煦面上仍是没反应,但眼里带着别样的含义,努努嘴,对她摆出一副“这可跟我无关”的样子。
    闻一朝后退两步,底下的“争吵声”渐小,她挨到楼梯边朝下看,没人在了,又回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好奇他刚刚一副不让她下去搅局的行为。
    “不知道,你的事跟我无关。”又努了努嘴,那样子又帅又欠扁。
    闻一皱起眉:“那你拦着我不让下干嘛?”
    “这不在吵架?你非要下去掺和一脚?不尴尬?”语气里不乏嘲讽。
    为什么自从这人露出表象本质之后就总能轻易的激起闻一的情绪,仅凭三言两语,还持着云淡风轻的看戏态度。
    “既然不想管我那刚刚就别拉着我啊,神经。”
    闻一白他一眼的同时骂了句,脸颊侧的发丝随风飘,她摸了摸两边口袋都没找到皮筋,便直接没理,散着长发边下楼边用手压着头顶因静电乱翘的发丝,去操场上体育课。现在有更让她急于想要探索真相的事情出现,当下注意力不在他身上,看不到岑煦听了她的话之后是何种反应。
    体育课上得心不在焉,想也想不起来,刚刚楼梯边说话的女孩子到底是谁。直到体育老师接了通电话,朝着队伍里问:“钟冼在吗?钟冼?”
    “老师,我在。”
    一名站前排的女生举手,应了。刹那间这道声音便跟闻一听到的对上了。
    哦,是她啊。
    “你们老班现在找你有事儿,在办公室等你。”体育老师传达电话那头的意思,接着挂了。
    钟冼却显得很为难,站在原地踌躇了几秒,才应:“好。”她离开的背影缓慢,慢走出五米,才稍微加快。
    热身解散后,闻一专门登了许久没使用的贴吧账号。蓝也在旁问她看什么,她说听到了点好奇的事。
    蓝也手却覆盖上她的屏幕,说:“我建议你别看。”
    闻一问:“为什么?”
    她答:“话不太好听。”
    闻一:“所以你也知道。”
    “全都知道。学校里,看贴吧的都知道。因为你不常看,我想着也没必要跟你说,这话是真不好听。我没亲自看,也是今儿才知道,刚好瞅到周颖手机屏幕里的东西。”
    “跟钟鼎有关吗?”闻一又问。
    蓝也面上的表情仿佛是在思虑该怎么跟她说,好一会儿,盖屏幕的手挪开,“这得你自己看。话题跟你有关,但话题主导者我不确定是否跟他有关。”
    “行。”嘴上应着,手下点开。
    随意扫了两眼,把内容大致概括好了记录在脑海里,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一星期前秦浣的“忠告”,也懂了楼梯里岑煦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