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书网 > 竞技小说 > 枕山又栖谷与君能识否 > 第一集
      清晨的薄雾零散在一号月台的每个地方,天空逐渐泛起鱼肚白,搭乘五点火车的人隻手可数,标记七号车厢搭乘处的位置,仅有一位穿着棕色大衣的男人,他看着天空。
      左右一个最大尺寸的行李箱,诉说着他这次不是一次旅行,而是人生的迁徙。他眼里远方很远,但也近了。
      男人耳廓一动,匆忙的脚步迎向他。
      最后脚步声停在他身后;不规律的喘息,让男人知道对方用尽全力来找自己。
      「你来了。」男人没有回头眼神依旧看着远方,语气没有一丝情绪。
      「我来了。」那是的年轻女子的声音,说话时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你不该来的。」男人叹出一口气。
      「我已经来了。」女子稳定呼吸,对男人的不回头不显气愤。
      「但,我要走了。」男人字里行间散发出难以察觉的忧伤。
      「我知道。」女子伸出手,想抓住男人的衣服,却在触碰前的微秒间收回了手。
      「知道我要走,你还来。」男人低下头,不再望向远方。
      「知道你会走,所以我才来。」女子也转身,声音开始哽咽。
      两人背对背,都是低着头,男人深呼吸,女子长吁吐出长长的白烟。
      「为什么?」男人似乎强忍情绪,身体与声音都在颤抖。
      「为什么不?」女子已经落下泪水。
      「不是为了什么?」男人转身看向女子,他内心的情绪已被推到极限。
      「并不为了什么!」同一秒女子也转身与男人四目相对,本就是水亮动人的双眼,已经泛红,泪水从眼角不断流下。
      这一刻乍是永恆,也是白驹过隙,他们知道内心有三个字要说,却说不出口。
      我不留下是对「你」最大的温柔。
      我不明说是给「你」最后的自由。
      广播响起,火车进站停下。
      「我该走了。」男人察觉眼窝再也承受不了泪水的负担,他别过头。
      「走了就不要回头。」女子向后退一步,让出空间,意味深长。
      「我不懂。」男人提起行囊,等待车门打开。
      「不用懂。」女子低下头看着自己鞋尖处,也看见泪水一滴又一滴落在鞋尖处。
      两人沉默无语,只有车门打开的声音,在第一时间男人踏上去,女子也踏出离去的步伐。
      「我想懂!」在车站人员的哨声中,男子大喊。
      男人突然跳下车门,瀟洒的将行囊丢在月台,衝向一直称为朋友的女子。
      这次换我衝向你,男子内心想着,现在的他只想将她拥在怀里。
      那叫喊换来女子惊讶,她回头,也走向男人,慢慢举起手,两人相拥。
      终于两人互相说出心中埋藏已久的三个字「我爱你(你)」。
      (完)
      「烂,太烂了!」下午三点的巷弄咖啡厅中,林玲璘放下手上的手稿,直白的批评。
      「烂?」对面的陈辰承原本气若神间喝咖啡,被这简而有力的批判吓到,差点喷出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