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书网 > 竞技小说 > 枕山又栖谷与君能识否 > 第二集
      林玲璘因为名字特别,国小六年来都被同学取笑,常用「铃铃铃」的电话声响开玩笑;圣诞节时同学们的砲火最鼎盛,还为她编撰一首歌:「铃铃铃,铃铃铃,铃声多响亮??」
      导致林玲璘直到现在对圣诞节一点好感也没有。
      当时的她就曾向母亲抱怨过,用稚嫩的声音说:「哪有人的姓跟名字都是一样的!」
      母亲则摸摸她的头说:「有呀,方芳芳跟方芳就是这样呀,两个都是大明星唷。」
      林玲璘根本不认识这两个明星,但幼小的脑袋中已知道,说在多也没用,妈妈不会帮她改名字。
      升上国中时,林玲璘要求母亲让她读私立国中,她知道国小班上没有人会就读那间国中,她想逃离原本的生活圈。
      在她联合父亲的游说下,得到妈妈的认同,觉得私立的教育较好,因此在开学第一天第一堂课时,见到一个与眾不同的自我介绍。
      一位男同学昂首阔步的上台,在黑板上画上三个大叉「xxx」。一旁的老师没有任何表示,任其发挥,而底下有几位同学开始鼓譟。
      「你叫叉叉叉唷?」
      「是呜呜呜(ㄨㄨㄨ)吧?」
      「白痴唷,那个字念『乂(ㄞˋ)』或者『乂(1ˋ)』。」
      「不可能是英文吧,xxx?」
      台下眾说纷紜,只见台上的同学帅气的说道:「错错错!你们都错了,是『乘乘乘』,因为我叫??」
      台上的同学一边唸自己的名字,一边在xxx底下写下正确的字「陈辰承」。
      「我是辰月辰时出身,所以我爸就叫我辰承,三个字都念一样,厉害吧。」陈辰承说的气宇轩昂,大拇指抵着自己的胸口,彷彿自己的名字是宇宙无敌霹靂强,天底下独一份。
      坐最后一排的林玲璘眼睛瞪到差点掉出来,她傻住看着这陈二愣,她不懂姓跟名读音一样有什么好骄傲。
      接着开始有人辩解说辰是「ㄣ」承是「ㄥ」。
      「那是因为我爸觉得用同一个『ㄣ』太无趣,这就是巧思同学们。」陈辰承理直气壮,就是要所有同学认同,随后他接续自己的表演:「我的兴趣是打电动、打篮球跟打??」
      最后一句陈辰承没有说出来,只是比出手枪的动作,台下懂梗的男同学们大声的喊出:「打手枪!」
      「对!」陈辰承激昂的回覆同学们热烈的回应,随之而来的是男生们的哄堂大笑,跟老师的怒斥。
      台下女生们则面面相覷,都以为是玩bb枪的意思,老师为何要生气。
      最后陈辰承在老师的训斥下嘻嘻嘻的笑着下台。
      因为陈辰承的自我介绍是太过瞩目,以致于接下来的自我介绍显得平凡无奇,眾人都随便应付,大多是:「我是某某某,兴趣,外号。」如此这般的节奏。
      轮到最后一排林玲璘上台自我介绍时,同学们都对自我介绍的环节感到无趣。男生们早就开始在底下讨论游戏,女生开始聊着偶像,几组同所小学升学上来的人聊着下课的活动。
      林玲璘在眾人涣散中,快速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说着:「我林玲璘,很高兴认识大家。」
      她低着头声音适中,但声调平淡,唸名字时故意改变音调说的是「ㄌ1ㄣ、ㄌ1ㄥv、ㄌ1ㄣˊ」,在同学还没反应过来时,就迅速下台。
      或许前面有陈辰承这样三个字读音类似的存在,加上陈辰承激昂的表演,使得林玲璘没有特别之处。
      为此林玲璘幼小的心灵对陈辰承有说不出的感谢。
      那堂课在班上最后一个人自我介绍后结束。第一节下课完毕时,林玲璘交到第一个朋友,两人一起从福利社回来,此时她发现抽屉有张摺得很整齐的小纸条,上面写着:「你跟我一样ㄟ,我是xxx,你是000(林玲璘),很高兴认识你ㄛ。」
      虽然信末没有署名,但令人印相深刻的xxx,林玲璘一眼便知出于谁的手笔,最后一排的她看向第一排的他。
      此时陈辰承侧着身,左臂靠在椅背上,正在与左方的同学聊天,发现后排的目光时,身子向后倾,头转向看着林玲璘,用自以为梁朝伟的眼神与言承旭的笑容,回望过去。
      「梁朝伟的眼神」和「言承旭的笑容」是多年后的同学会上陈辰承自己表明的。
      「玲璘?林、玲、璘,」陈辰承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多年的好友,对方看着窗外,是不是以为自己是文青。
      陈辰承身体向前提高声音,唸出召唤林玲璘魂魄的咒语:「天灵灵地灵灵,零八零零、零零零。」
      「哩洗勒靠唷!」林玲璘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不管气质的骂回去,声音不大,但震慑性极强。
      陈辰承瞬间变成受怕的小狗发出呜咽声,身子往后退。
      「两位的红酱义大利麵,不加黑胡椒的是哪位?」服务人员刚好现身,帮陈辰承化解危机。
      陈辰承咳了两声,一脸正经、五指併拢成刀状,指向林玲璘的桌前,声线压低用自以为绅士的方式说:「是这位小姐的。」
      在餐点上桌后,陈辰承用熟悉的「梁朝伟眼神」和「言承旭笑容」彬彬有礼对服务生说:「饭后甜点帮我配半熟起司、舒芙蕾??」
      此时陈辰承偷瞄林玲璘,对方正在用叉子挑弄麵条,面容冷酷,霸气外露。他吞了吞口水继续说:「奶油千层派、提拉米苏。」
      「先生这样就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