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oga的攻势很猛,一上来就是火热的舌吻,徐伊景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双臂环住了身上人的腰身。李世真似乎非常急切,双手揪扯着徐伊景的衣服,探入衣服下摆里面摸索,手掌按在小腹上面,用力一推,将徐伊景推倒在沙发上,双手分开她的大腿,将自己塞了进去。
    “嗯……”徐伊景倒在沙发上,望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两人许久没有缠绵过了,李世真脸颊绯红,急不可待地索取着alpha的身体,掀起徐伊景的衣服,露出光洁而结实的胴体,低头嘬吻着,在肌肤上留下火热的印记。徐伊景忍不住仰起头,喘息变得急促而灼热。
    “我想要你。”李世真骑在徐伊景身上,手掌缓缓向下,去解alpha的裤子,“我要上你。”
    “世真呐,你的肚子……”徐伊景捉住了李世真的手,止住了她的动作,犹豫着道。
    “医生说了,四个月以后可以适当地做一做呢。”李世真骑在徐伊景身上,腿心不断磨蹭着她的身体,想要缓解身体里空虚难耐的感觉,“伊景,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了,就轻轻地来一次,好不好?”
    徐伊景被磨得没办法,只好点头,“……我们回房间去吧。”
    李世真开心地把徐伊景压倒在沙发靠垫上,低头吻住她的唇。两人细密地吻着,徐伊景将李世真拦腰抱起,回到卧室里。
    卧室里,徐伊景轻轻把李世真放在大床上,伸手探入她睡裙的裙底,将底裤褪下,用指尖触摸着oga的隐秘地带,那里已经有些潮湿了。alpha修长的指尖在花穴口打着转,拇指按揉着小珍珠。按揉了一会儿,徐伊景慢慢将指尖没入穴口,感受着那温软娇嫩的感觉,轻轻浅浅地用手指抽插着,指腹时不时挑逗着里面那块敏感的凸起。
    “嗯,不要……不要按……”孕期的身体比平时更加敏感,强烈刺激的感觉让李世真呻吟出声,没过多久便到达了高潮,胯部一阵抖动,无力地落回床上。
    见oga的身体已经足够湿润,徐伊景抽出手指,将上面的液体舔去,将两人身上剩余的衣物除去,然后从后面抱住李世真,分开她的双腿,将早已挺立等待的肉刃插入进去。
    “啊嗯……”和灵活的手指不同,alpha的粗大进入身体有种填满和充实的感觉,迅速缓解了小腹的空虚。李世真舒服地叹息一声,小穴不由自主地吸了两下,示意肉刃可以继续进入。
    “哈啊……”oga的小穴如同一张湿润的小嘴,一开一合吮吸着自己的硬烫,徐伊景眼神迷离,不由得发出一声低吟,极力克制着想要泄出来的冲动,挺动腰身开始一进一出。
    许久没有亲热过,两人享受着交合的快感,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身体的悸动。徐伊景从后面抱着李世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手掌探到oga身前,把玩着两团丰满,拇指和食指揉捏着顶端的小葡萄。
    “啊……哼……”孕期的oga胸部更加敏感,李世真仰起脑袋,将手覆在徐伊景的手背上,加重了揉捏的力道,主动带领着她将自己的丰满揉捏成各种形状,脚踝向后勾住徐伊景的小腿,轻轻地蹭着,“还……还不够……”
    徐伊景放慢了速度,顶动胯部重重地捣了几下,肉刃头部深深地撞了进去,李世真失声呻吟起来,身体不自觉轻轻颤栗。感受到oga的生殖腔在徐徐开启,徐伊景额头上渗出汗水,强忍着进入生殖腔的冲动,只在入口那里蹭了蹭,然后浅浅地退出来,不断用肉刃头部挑弄摩擦着oga的g点。
    “伊景……嗯……不要,我……嗯啊……你也……”李世真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因身体里不断传来的快感而说不出完整的句子,只能发出破碎的喉音。
    “嗯?”徐伊景见状便停了下来,略带暗哑的性感嗓音贴着李世真的耳边。
    “嗯……不要忍着,想进就进去吧,没关系的……”感觉到alpha刚才在自己的生殖腔入口徘徊,却没有进去,李世真伸手到后面去,抚摸着alpha挺翘紧实的臀部,示意她用力。
    “那样会弄伤宝宝的。”徐伊景摇头,oga的生殖腔是宝宝着床的地方,孕期最好不要去触碰,alpha加快速度甬道里进出着,将李世真送上了高潮,感受着小穴紧致的收缩,然后拔出肉刃,上下套弄着。
    “咦……这就结束了?”李世真从情欲的浪潮中恢复过来,感觉体内的肉刃抽离,不由得觉得有些奇怪。转过身去,见徐伊景握着自己的肉刃快速撸动着,“……要射了吗?”
    “还早呢。”徐伊景轻笑,她一向很持久,一般都要等李世真两叁轮以后才会高潮,现在自家oga有身孕,不敢放肆,只轻轻地做一次,剩下的都靠自己解决。
    “可是这样你会难受的……”李世真低头望着alpha的性器,“小伊景”依然高高抬着头,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像是在赌气,叫嚣着需要更多的温软湿滑来满足自己。李世真转了转眼睛,忽然想到了什么,拉着徐伊景起身。
    “世真呐,你做什么?”徐伊景不明所以。
    “我想到一个好主意。”李世真唇角带着痞气的笑容,从床头柜上拿过润滑剂,挤了一坨出来,在手心里匀开,涂抹在自己双乳之间,然后让徐伊景坐在床沿,分开她的双腿。
    “一直觉得这个姿势很有趣,想要尝试一下。”李世真说着,跪在徐伊景的两腿之间,用胸前的两团柔软包裹住那根硬物,身体一起一蹲,让硬物在沟壑间一进一出。
    “!!!”徐伊景没料到李世真会这么奔放,oga饱满柔软的双乳紧紧夹着肉刃,刺激着alpha的视线。徐伊景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在沸涌,眸色陡然变暗,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
    “舒服吗?”见alpha眼神迷离,性感的唇瓣微张,吐出低吟和炽热的气息,李世真手掌将自己的两团柔软推挤在一起,将昂挺夹得更紧,。
    “哈……啊……太紧了……”徐伊景呻吟起来,粗硬火热的性器被柔软的酥胸包裹,有种窒息的温柔感,汗水和润滑液混合在一起,让沟壑间变得滑腻无比,比小穴里的快感还要强烈百倍。alpha两手向后撑在床铺上,腰身不由自主地用力向上顶动着,肉刃在双乳间穿梭发出滑腻的声音。
    “唔嗯……”见那人动情,李世真也加快了深蹲的频率。徐伊景抽插的幅度太大了,竟直直顶入了李世真嘴巴里。李世真顺势低下头,含住了肉刃的头部,让温热的口腔包裹着那根硬烫,有节奏地吮吸着。
    “嘶……呼……”湿软和滑嫩双重刺激之下,徐伊景也喘得愈发响亮,抽插的力道越来越强劲。到顶的瞬间徐伊景仰起脑袋,高高抬起腰部,将alpha液体尽数泄在了oga的双乳之间,白色浓稠喷溅在李世真的胸前和下巴上,顺着颈窝缓缓流淌下来。
    “抱歉,本来是想帮你解决欲望,结果……”射完之后徐伊景舒了口气,见李世真身前溅满自己的液体,有些歉疚地道。
    李世真却仿佛毫不在意的样子,拿纸巾将自己胸前的液体擦拭干净,低头拍了拍alpha疲软下来的性器,“小伊景,乖哦~”
    徐伊景轻笑一声,她知道李世真一贯如此,总是喜欢在欢爱过后摸一摸或者亲一亲自己的那里,仿佛真的能和它对话似的。
    “你下次不要那么谨慎啦,医生都说了,孕中期可以适当地运动呢。”大概是担心伤到oga和肚子里的宝宝,两人今天做的时候,徐伊景一改往日猛烈的气势,动作从始至终都很轻柔。虽然很舒服,却有些不尽兴。
    “我的太大了,进去容易戳到生殖腔,对宝宝不好。”徐伊景帮李世真擦拭清理着身上的污浊液体,孕中期适合用一些辅助道具,她打算明天买一些回来。
    “咦,你要去买小玩具吗?”李世真凑过去捧住徐伊景的脸颊,坏笑地望着她的眼睛,“你知道alpha和oga用品的区别吗?”
    “当然。”徐伊景扬了扬眉毛,在美国养病的那段日子,为了缓解激素失调带来的不适,她曾经将自慰作为辅助治疗的手段,因此对情趣用品还算有些了解。那时候在情趣用品店经常会遇到张宥熙。张宥熙不愧是情趣用品店的常客,对各种用具了如指掌,推荐给徐伊景的几样东西竟然都很好用,靠着那些道具,自己才度过了那段最难熬的日子。
    “什么?那些用品,都是张宥熙推荐给你的?!”听完了那段往事,李世真却炸毛了,双目圆睁怒瞪着徐伊景,“呀,你为什么要用她推荐的东西??!”
    “只是在那里偶然碰到而已,她也只是随口推荐给我。”徐伊景解释道,每次在情趣用品店碰到张宥熙,都是和别的alpha在一起。有时候是男a,有时候是女a,还有的时候既有男a又有女a。似乎像是炫耀一般,每次碰到的时候,张宥熙都要故意走过来,当着其他alpha的面推荐情趣用品给徐伊景,还特意嘱咐她看清楚点,不要再错买了同a恋专用品回去。
    “随口推荐??我都没有和你一起逛过情趣用品店,你竟然和她一起讨论床上用品的事情!!”李世真更加生气了,质问道,“呀,她当时推荐了什么用品给你??!”
    “过了那么久,早就忘记了。”徐伊景望着吃醋炸毛的兔子,淡淡勾唇,“怎么了,你很在意么?是想要把那些东西重新买回来送给我?”
    “你做梦!她推荐给你的东西,我才不会买呢!!”想到当年张宥熙假惺惺地从货架上给徐伊景选购情趣用品的情形,李世真就觉得反胃恶心,一股火从心底直窜上脑门,猛地扑到徐伊景背上,对着她后颈上的腺体一口咬下去,“……我要把你的腺体咬下来!!”
    “嘶……”徐伊景皱紧眉头,闷哼一声,却没有挣扎,竭力忍着钻心的疼痛。
    “……你怎么不躲开?”李世真咬了一会儿,不见那人的反应,觉得有些奇怪。
    “我要是躲开了,不是显得心虚了么?”徐伊景闭上眼睛,低笑一声,“世真呐,我知道张宥熙是你的心结,我改变不了过去的事情,也弥补不了你的伤害。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一点,那就咬吧。我是你的,就算你想要一口一口把我吃掉,我也没有怨言。”
    “噗……”听到后面那句话,李世真忍不住笑了出来,清了清嗓子,然后又板起了脸,“呀,你以为我是饕餮,要吃人的吗?我才不会咬你呢,我要标记你,让你身上充满我的味道,这样你就不会被其他的oga勾走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没有放弃吗?”徐伊景淡淡勾唇,“还是说,你已经找到了oga标记alpha的方法了?”